环境部发布GEEP报告 2015年我国污染损失成本2万亿

又到了地方“两会”召开之际,各地2018年度的国内生产总值(GDP)将陆续出炉。

但若在GDP中扣除经济生产活动所造成的生态环境成本,再加上生态系统给经济系统提供的生态福祉,数据是否依旧光鲜呢?

生态环境部环境规划院近日完成《中国经济生态生产总值核算发展报告2018》(下称《核算报告2018》),课题组构建了经济-生态生产总值(GEEP)综合核算框架体系,并按GEEP对我国31个省区市进行了排名。

数据显示,2015年,我国GEEP为122.78万亿元,其中,生态系统调节服务对GEEP总值的贡献大,占比为43.3%。从相对量来看,2015年我国人均GEEP为8.9万元,是人均GDP的1.7倍。

既做“减法”,也做“加法”

《核算报告2018》先容,现有的国民经济核算体系没有考虑经济增长对自然资源和环境的消耗,也没有将生态系统为经济系统提供的生态服务价值纳入核算体系。

据第一财经记者了解,2004年,原环境保护部环境规划院推出了绿色GDP,把经济活动过程中的资源环境因素反映在国民经济核算体系中,将资源耗减成本、环境退化成本、生态破坏成本以及污染治理成本从GDP总值中予以扣除。

根据环境规划院持续十几年的数据核算,2015年之前,海南省环境污染损失最少,占GDP的比例只有百分之零点几。而河北省就比较差,环境污染损失占GDP的7%左右。如果按绿色GDP核算方法,河北省的GDP几乎是零增长或负增长。

不过,中国工程院院士、生态环境部环境规划院院长王金南曾对记者表示,绿色GDP核算对生态服务价值考虑不足,只做了“减法”,没有做“加法”,无法真正体现“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绿色理念。

2016年,世界自然保护联盟(IUCN)推出了生态系统生产总值(GEP)核算报告,对区域内生态系统为人类提供的最终产品与服务价值的总和进行核算。

根据当年IUCN列出的内蒙古自治区兴安盟阿尔山市、吉林省通化市和贵州省习水县的GEP核算结果,IUCN驻华代表朱春全告诉第一财经记者,三地一年生态系统服务和产品总价值约为2119亿元人民币,是三地同年GDP总和的两倍。

但GEP仅仅是做了生态系统服务和产品“加法”。

《核算报告2018》称,GEEP既考虑了人类活动产生的经济价值,也考虑了生态系统每年给经济系统提供的生态福祉,还考虑了人类为经济系统产生的生态环境代价。GEEP是一个有增有减、有经济有生态的综合指标,纠正了以前只考虑人类经济贡献或生态贡献的片面性。

根据核算,2015年,我国GEEP为122.78万亿元,其中,GDP为72.3万亿元,生态破坏成本为0.63万亿元,污染损失成本为2万亿元,生态系统生态调节服务为53.1万亿元。生态系统调节服务对GEEP总值的贡献大,占比为43.3%。生态系统破坏成本和污染损失成本总占比约为2.1%。

《核算报告2018》称,从相对量来看,2015年我国单位面积GEEP为1278万元/平方公里,人均GEEP为8.9万元,是人均GDP的1.7倍。

课题组表示:“与GDP相比,GEEP更有利于实现地区可持续发展,是相对更为科学的地区绩效考核指标。”

31个省区市的“真实”排名

具体到31个省区市各自的核算结果又是如何呢?

GEEP核算结果显示,2015年,西藏、青海、内蒙古、黑龙江和新疆是我国人均GEEP最高的5个省份,都超过11万元,且人均GEEP都是其人均GDP的2.8倍以上。

除黑龙江外,上述其他四个省区都分布在我国西部地区,属于地广人稀、生态功能突出,但生态环境脆弱敏感的地区。

再从东中西三个区域看,2015年,我国东部、中部和西部GDP占全国GDP的比重分别为55.6%、24.4%和20.1%。而东部、中部和西部GEEP占全国GEEP比重分别为38.8%、26.7%和34.5%,中西部合计超六成。

“我国西部地区GEEP占比明显高于GDP占比。”《核算报告2018》称,西部地区是我国重要的生态屏障区,不仅是大江大河的源头,第一批国家重点生态功能区中有67%都分布在西部地区。西部地区生态系统提供的生态服务大、环境污染损失又相对小。我国环境污染损失主要分布在东部地区,占比为53.7%,而西部仅为21.7%。

对比分析2015年我国31个省区市GDP与GEEP的排名情况发现,广东省位列GDP和GEEP两个数据排名的首位,此外贵州和四川的排位也没有发生改变。而西藏、黑龙江、内蒙古、云南和青海等省份的GEEP排名较其GDP排名有较大幅度提升。

其中,广东、内蒙古、江苏、黑龙江、山东、四川、浙江等省份的GEEP总量大,占比达41.36%。而宁夏、海南、甘肃、天津、山西等省份排名靠后。

《核算报告2018》先容,GEEP核算体系对于生态面积大、生态功能突出的省份排序有利,对于生态面积小、生态环境成本高的地区排序不利。

课题组表示,GEEP是一个复杂的核算体系,生态系统调节服务、生态破坏成本和污染损失成本是核算的关键内容。另外,生态环境成本和生态系统调节服务效益中,很多指标都没有直接市场化的价格,每种生态功能价格核算方法都不同,且每种生态功能可能都有多种核算方法。

对于生态系统的服务价值问题,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日前发布的《中国国家资产负债表2018》提供了另一种答案。

“尽管国土资源价值从2000年的15.9万亿元持续升至2016年的71.7万亿元,但此间其与GDP的比率则由159%降至96%。这显示了作为自然资本重要构成的国土资源在国民财富和经济增长中的作用有持续下降的趋势。”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表示,这一现象同世界银行揭示的有关国际经验基本一致,即自然资本的相对规模及对增长的贡献,随着经济发展水平的上升而下降。(来源:第一财经)


2019年1月14日 09:33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