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版
08版
07版
06版

改革开放新时代 家国之梦四十年

国投广东生物能源有限企业 (国家开发投资集团有限企业供图)


□ 王会生

今年是改革开放40周年,我自己亲身经历了这40年的时光,有很多回忆,很多感触。现在,选择一些记录下来,和大家一起分享,共同感受40年来的家国之梦。

青春无悔

1974年,那一年我不满18岁,中学毕业,8月就下乡了。下乡的地方,并没有什么“诗和远方”,有的只是干不完的农活儿。铲地割地,扶犁点种,刨粪割草,扛大包,赶大车,什么活儿都干过。夏天酷热难耐,晚上还要与“蚊”共舞,实际上最可怕的不是蚊子,是跳蚤、臭虫和虱子,与你“并肩战斗”,难以入睡。冬天寒风刺骨,戴着帽子睡觉,还经常被冻醒。长夜漫漫,当时最渴望的,就是能安稳地睡个好觉,吃顿米饭。东北的夏天两三点就亮,天一亮大家就扛锄头往地里走,到了之后人还是迷糊的,就开始跟着农民兄弟学着卷旱烟抽,抽着抽着就呛醒了。

虽说单调乏味,但干起活来,从不含糊。在生产队里,我每天多干活、勤琢磨,生产队第一张地图就是我画出来的。那时候搞农田基本建设,要对土地用途进行规划,比如,在哪挖沟,哪里做耕地、哪块是自留地等。队长让我画图,一望无际,那么多地,怎么测量啊?我琢磨之后,在自行车轮子上绑个红绳,骑自行车跑圈,按圈算长度,记错了重数,有时要反复几次,终于干成了。后来,我担任了团支部书记和民兵营长,下乡第二年6月,我就加入了党组织。

今天想起来,我特别感谢那段下乡的日子,在那里,我了解了社会、磨练了意志、涵养了性情,慢慢体会到做人做事的道理:一个人要融入集体,做事要用心,要踏实。

返城后,我在鹤岗市轻工局下属的袜子厂当了一年保全工(机修工)。1977年,我赶上了考大学。黑龙江跟其他省不一样,考生很多,组织了两次考试,还记得初考的时候,作文被评为全市十佳范文。我经历了两轮“淘汰赛”之后,考进了东北电力学院电力工程系发电厂及电力系统专业。

大学时光,如白驹过隙,这期间我见证了一件影响深远、决定每个中国人前途命运的大事,那就是,1978年12月的三中全会,大家国家开始改革开放。1982年,大学毕业后,我被分配到水电部。那时候,物质生活很贫乏。当时我住在三环路外的地下室,没有装修可言,家具也非常简陋。我看着大马路边上一栋一栋的楼房,就梦想着自己什么时候能有一套房子,把父母也接过来享受天伦之乐。

有一次,我和同宿舍的同事,在馋得“忍无可忍”的情况下,买了一暖壶啤酒,一只烧鸡,大快朵颐,非常过瘾,吃完的烧鸡骨头架子就扔在纸篓里,聊到半夜饿了,又从篓子里扒几个鸡骨头出来,再啃一遍。当时,我经常在想,啥时候才能过上痛快吃肉痛快喝酒的日子呢。后来,我从水电部调到位于三里河的国家计委,一年后给领导担任秘书。那个时候,苦是真苦,累是很累,但是很有激情。你说,再苦能比下乡苦,比铲地苦?

随着改革开放,大家的经济生活发生了很大变化,薪酬、住房都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我个人的生活也得到了很大改善。我亲身感受到,改革开放真正让老百姓享受了累累硕果,过上了一年比一年好的幸福生活。

国投梦圆

1994年国家开发投资集团有限企业组建时,我是3月份来报到的,应该是前几名。刚成立那会儿,大家陆续承接了六大投资企业搞的1000多个项目,遍布全国各地,大到二滩这样280亿元的项目,小到养乌龟、养鸵鸟这样5万元、10万元的项目;大项目能直接和总理、省长去对话、沟通,小项目连村长都找不到,情况错综复杂,股权关系难以确定,账上又没有一分钱,企业怎么办?

我让原来的同事推荐几本“现代化企业制度”的书,那同事跟我说,你别露怯了,那叫“现代企业制度”。当时,的确憋了一股劲,也有一个强烈的梦想激荡在大家心中,那就是,一定要把国家开发投资企业办好。

那些年,我从书本上学,在市场上练,在实践中干,从老同志的经验里去找答案,一路探索。企业不断收缩战线、调整结构,为后来快速发展奠定了坚实基础。我最深刻的感受是,只有在改革开放的大环境中,国投才会有自己的远大前程。

2003年1月21日,中央任命我为企业党组书记、总经理。中组部领导跟我谈话的时候说:“从今天起,你就是国投的墙角了,所有事都找你,你躲不了,没有退路。”领导的话让我倍感压力,虽然我从小学到大学毕业,一直都当班长,但要当好国投的“班长”并非易事。当时我就有了自己的国投梦,希翼能带领大家,通过不懈努力,实现自己心中的四大目标:企业发展、结构合理、社会上有影响力、员工满意。

当时,企业在社会上并不知名,很多部门和合作伙伴根本不了解国投,我就到处去汇报,曾经一个月内汇报36次,有媒体称我为“公关先生”。从组建时起的16年时间,我和大家一起研究投资企业发展模式,思考国投的发展战略方向。2003年5月30日,党组通过“关于二次创业,振兴国投,加快企业发展的决议”;6月3日上午,企业召开二次创业动员大会。我讲完,同志们情绪激昂,反响非常热烈,全场鼓掌长达两分钟。那一刻,我非常感动,真正觉得找到了出路,得到了员工的认同。

国投的事业,大家轰轰烈烈地干了起来。大家确定了要重点发展的28个大项目,抓住了雅砻江、曹妃甸、罗钾、刘庄煤矿这些大项目,稳住了四梁八柱,同时通过结构调整、聚焦主业,实现了快速发展,企业业绩翻了几番,党组的承诺逐渐兑现。开始时我说的实现利润翻番、要让员工都能买得起车,没有人敢相信,但后来这些目标都很快实现了。

十年二次创业之后,大家又开始转型发展的探索。在央企中第一个通过产业投资基金的形式,推动国投战略方向和业务结构大转型。目前传统产业从过去的85%下降到50%以下,金融服务业和战略新兴产业占到了半壁江山。从2003年~2017年,国投总资产、经营收入和利润总额分别年均增长达到14%、16%、20%,净资产收益率一直保持在8%~10%,不仅在央企,即使在全国所有企业中都是不多见的。2018年,国投连续14年获得国务院国资委业绩考核A级,成为获此殊荣的8家央企之一,且连续四个任期获得业绩优秀企业。可以说,在全体国投人的努力下,大家实现了发展之梦。

国投之梦,本质上就是科学发展、健康发展之梦。

家国情怀

大家这代人都赶上了好时候。改革开放40年,正是我上大学、为社会做贡献的40年。我赶上了恢复高考、改革开放,经历了进机关、到企业,参与并推动了国投的一次创业、二次创业,一路走来,总体上是很顺利的。我要感谢改革开放给大家这代人提供了一个大舞台,让大家把青春年华、常识和能力奉献给社会,改变了大家这一代人的命运。

习大大总书记说过,一代人有一代人的长征,一代人有一代人的奋斗目标。大家这代人就应该有大家的贡献和牺牲。大家所做的,是平凡、简单的事,更是应该做的事,但是对于国投、国有投资企业以及央企的意义,应该说是不小的。我真心希翼大家做好平凡的人,干好平凡的事,越是做到“平凡”,意义越大。

有人问我,你觉得难不难?我说,说心里话,真累、真苦、真难,尤其作为一把手。但你要问我,最难的事是什么,最幸福的事是什么,一句话也说不清楚。要说难都挺难,幸福不幸福?也挺幸福。幸福都是从难里来的,所有的难过去以后,你会觉得很欣慰。

二次创业第一年总结,我和班子成员讨论:大家干得那么累,办企业到底为什么?当时我说,大家办企业,一为国家,二为社会,也要为企业的弟兄们;只要是政策上允许的,能够给大家的激励,都要给。后来,讨论时演变为“为出资人、为社会、为员工”。一位媒体记者评价说,“为员工”,很少有国企敢提这样的口号。

2004年,我兼任二滩水电董事长时,第一次到雅砻江,看到艰险环境中作业的一线员工,我非常感动,忍不住流下眼泪,我对大家说,以后每年争取来看望大家一次。从此以后,我兑现承诺,坚持每年来到雅砻江看望一线员工。

原来我办公室的墙上有一幅字,叫做“智者统赢”。能让大家都赢,你才算是有大智慧;光你自己赢,只能称之为小聪明。这是我的做人之道,也是我的经营之道。在我看来,一个人能够在退休时觉得对得起单位、社会和家人,真正做到问心无愧,那就是值得的。我想在退休之前,能把这一生最美好的年华贡献给国家,贡献给我爱的事业,我觉得是值得的。

回想2004年,当大家取得初步成绩时,我说:现在大家没有理由去骄傲自满,如果说第一年大家刚刚看见一片光明的话,那么经过这一年的努力,再往坡上走一步,就会看到一片彩霞;如果大家再努一把力,到第三年的时候,大家就能看到喷薄欲出的一轮红日,那就是国投的美好明天。今天,我有理由相信:国投的明天一定会更加美好;大家的国家会越来越强大,老百姓的生活,也会越来越好。

习总书记跟大家讲,要努力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中国梦不是幻想,而是目标,是由若干个梦组成的。国投梦,王会生的梦,每一个你我追求的梦,都是中国梦的一部分。只有当大家所有的梦想都实现,中国梦才能实现。

在追梦的过程中,大家要做的就是,不忘初心,不辱使命。

家国之梦40年,我心怀感恩;改革开放新时代,我充满期待。

(编辑系国家开发投资集团有限企业党组书记、董事长)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