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版
08版
07版
06版

尘埃落定 “维也纳集团”达成增产协议

欧佩克与非欧佩克产油国达成一致,决定从7月开始适当增加原油产量

6月23日,在奥地利维也纳,俄罗斯能源部长诺瓦克、沙特阿拉伯石油大臣法利赫、阿联酋能源部长马兹鲁伊和欧佩克秘书长巴尔金多(从左至右)出席资讯发布会。石油输出国组织(欧佩克)与非欧佩克产油国23日在维也纳达成一致,决定从7月开始适当增加原油产量。 新华社记者 刘 向 摄

□ 本报记者 焦红霞

□ 实习记者 吴 昊

石油输出国组织(欧佩克)与非欧佩克产油国6月23日在维也纳达成一致,决定从7月开始适当增加原油产量。

在当天的会议上,欧佩克成员国与包括俄罗斯在内的非欧佩克主要产油国经过讨论,认为应适当增产原油以促进市场供需平衡。

会议发表的声明说,今年5月欧佩克与非欧佩克产油国的原油减产量已经达到设定减产目标的147%,应将减产量恢复至100%的水平。

据新华社消息,目前个别成员国已出现原油生产供应问题,导致欧佩克产量低于预期水平,而随着国际原油需求的增加,国际社会对于提高原油产量的呼声越来越高。对此,国发能研院分析认为,此举必将对国际原油的供需和油价走势产生影响。不过,随着地缘政治博弈的日趋复杂,原油供需格局的变幻莫测,未来石油市场的不确定性也将增加。而在更漫长的时间维度上,能源转型的推进,将促进石油消费的峰值的逐渐到来。

一波三折的增产博弈

在国际油价的长期波动中,地缘政治往往扮演着最为关键的角色。中国石化集团国际石油勘探开发有限企业发展计划部经理袁鑫鹏对记者表示,沙特和俄罗斯推动“增产”,不只是根据需求做出的预判,因为其经济的增长很大程度上依赖石油出口,所以更多的是一些国家层面的战略考量,以及经济的压力、资金的需求。

而对于伊朗和委内瑞拉,IHS Markit炼油与化工总监刘海全告诉记者,从商业的角度来看,这两个国家都不希翼增产,尤其是委内瑞拉,其产量比起减产之前大幅下降,虽然价格的回升对收入有一定的提振作用,但总体而言其石油收入有了非常明显的下降,加上国内经济的凋敝,政局的混乱,急需提升收入来稳定局势。

由于利益诉求的不同,会议前的一周,市场对“增产”的预期已然经历了“一波三折”。6月20日,伊朗油长赞加内暗示,在本周欧佩克会议上可能作出妥协,同意欧佩克小幅提高产量;而沙特阿拉伯则在努力说服其他成员国同意更大幅度增产。由于欧佩克的决定需要成员国一致同意才能通过,鉴于成员国立场的巨大差异,这次会议必然十分艰难。此前,多家机构做出了会议将会形成“折中”的预测。

刘海全表示,当前,委内瑞拉的产量还会持续下跌,如果别的国家增产的话,价格也会再次下跌,最终会使其石油收入更加恶化,这是委内瑞拉不想开启增产的原因。在东帆石能源咨询企业董事长陈卫东看来,今年美国致密油的增加可能会达到100万桶,足以覆盖中国和印度的需求增长,所以,目前的核心问题在于伊朗和委内瑞拉的产量会减多少。

据了解,2017年产油国签订的减产协议是历史上第一次欧佩克和非欧佩克联合减产。早在2014年,国际油价大幅下跌至70美金~80美金的时候,市场就预计欧佩克会减产,但当年的减产谈判不了了之,导致油价一路下跌。 “当时欧佩克没有减产,一方面在于其对美国页岩油产量的上涨认识不够深刻,另一方面也在于欧佩克内部出现很多的问题,比如沙特和伊朗在地缘政治方面的对立导致无法形成合力,其作为产油国的协调组织,影响力有了很大的削弱。但随着美国页岩油气的崛起,经过两三年低油价的困境后,很多产油国收入持续下降,经济受到很大影响,所以2017年,欧佩克再次团结起来,同时联合俄罗斯共同决定减产,形成‘维也纳集团’,这是史无前例的。”刘海全说。

所以,此次增产谈判中,虽然各国的利益诉求不一致,但“维也纳集团”并未因此解散。刘海全表示,尽管这个组织内部有矛盾,但从产油国整体利益来讲,如果组织解散了,就无法形成合力对抗美国页岩油生产商,他们会在博弈又不想解散的状态下进行谈判。他还认为,所有的产油国有一个共同的利益,即需要有共同的组织来保证产量在供给端是有约束的,以保证价格在一个稳定的区间。

变幻莫测的供需格局

市场认为,“维也纳集团”决定增产,既是当前供需趋紧的反应,同时也将对未来供需格局产生影响。不过,由于影响市场的诸多因素都有着不确定性,石油供需以及国际油价未来走势仍然充满变数。

在供给层面,袁鑫鹏表示,短期突然的增产不会造成太大影响,更多的是对资本市场的刺激。但在长期趋势上,如果增产达不到效果,产油国就会持续增产,造成欧佩克减产力度慢慢减弱,从而对市场走势和油价造成长期影响。值得注意的是,美国原油期货价格在上周的整体交易中大幅上涨了近6%,原因是虽然欧佩克成员国同意提高原油产量,但增产规模低于交易商此前担心的水平。

刘海全认为,欧佩克产量的放开不一定能抵消委内瑞拉和伊朗减产的影响,此外,页岩油和价格之间的传导关系存在一个时间差,可能需要9个月甚至更长时间。由于管束能力等因素的限制,美国页岩油的增产虽然会比较强劲,但增长会出现在2019年下半年以后。“所以2019年价格会比2018年有一定的下行。”

在需求方面,最近两年,OECD国家经济的复苏以及低油价的影响刺激了石油消费的增长。袁鑫鹏告诉记者,需求面是在近两年美国经济带动下增长的,今年下半年或明年年初油价可能会低一些,之后还是会有一个平稳上涨的趋势。

刘海全认为,目前来看,石油需求是比较强劲的,油价现在到了比较高的位置,会打压消费者情绪,他表示,2018年原油需求涨幅应该在180万桶/日左右,2019年的增长会有一定的缩减,但依然会保持在一个健康的水平。

不过,陈卫东则并不看好需求的增长以及油价的走势。他认为,长期来看,OECD国家的消费是在下降的,在能源转型的大背景下,石油消费和油价不会走太高。“现在不是资源和基础设施稀缺问题,而是消费问题,三四十年前,‘石油峰值论’讨论的是资源稀缺问题,而现在,‘石油峰值论’更多讨论的是需求什么时候到顶。”陈卫东表示。

在陈卫东看来,影响未来原油市场的供需格局有四个不确定因素:一是政治因素,即贸易战对全球经济的影响;二是美国退出“伊核协议”对伊朗的出口是否会形成障碍;三是委内瑞拉的产量会降到何种程度;四是布伦特和WTI之间的价格差已经高达10美金,这是不可持续的。由于存在诸多不确定因素,石油的供需以及油价的走势都有着很大的波动因素。但可以确定的是,长期来看,油价会逐渐下行,不会再回到前几年油价的巅峰。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