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版
08版
07版
06版

管网分离:必由之路但非最终目标

实现国有大型油气企业管输和销售分开,有利于油气企业进一步深化混合所有制改革

□ 本报记者 李亮子

 近日,国家管网企业即将成立的消息引起业内不小的震动。作为油气体制改革的重要步骤,成立独立运营的国家管网企业早在去年5月国务院发布的《关于深化石油天然气体制改革的若干意见》(以下简称《意见》)中就有所体现。《意见》提出:“改革油气管网运营机制,提升集约输送和公平服务能力。分步推进国有大型油气企业干线管道独立,实现管输和销售分开。完善油气管网公平接入机制,油气干线管道、省内和省际管网均向第三方市场主体公平开放。”文件下发已一年有余,针对管网分离如何落地的讨论方案很多,截至目前仍未有定论。

 中国央企智库联盟副理事长兼秘书长彭建国分析说:“从国家对能源体制改革基本思路‘管住中间,放开两头’来看,管网分离是油气体制改革的必由之路,此举有利于油气企业进一步深化混合所有制改革。”

 管网分离是大势所趋

 国家提出管网分离的设想早在2013年就已经出现,备受关注的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课题组“383方案”提出,将石油天然气管网业务从上中下游一体化经营的油气企业中分离出来,组建若干家油气管网企业,并建立对油气管网的政府监管制度。

 5年的时间过去了,管网分离尚未落地,业界人士认为与三大石油企业和希翼进入油气领域的企业之间的博弈不无关系。时至今日,三大石油企业逐渐认识到各自为战难以满足油气行业的发展,特别是在管网领域占据绝对优势的中国石油,内部正在主动组建经营权独立的管网企业,似乎在为后续的改革做好准备。

 中国石油高级经济师徐博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管网分离是大势所趋,尽管企业自身从感情上难以接受,但站在整个产业角度上看,管网分离是有利于油气行业发展的,油气体制改革将跨入‘管住中间放开两头’的深水区,进一步推动上游勘探和下游储气库建设的市场化进程。”

 据有关媒体报道,我国可能在今年冬天用气高峰到来之前推出明确的油气管网改革方案,具体将分三步进行:第一步,中国石油、中国石化和中海油将其所属管道资产和员工剥离并转移至一家新企业,并将根据各自管道资产的估值确定在新企业的股权比例。第二步,新组建的企业计划引入社会资本。第三步,新组建的企业将寻求上市。

 针对该方案,中海油研究总院规划研究院综合规划资深工程师许江风接受记者采访时给出评判:“成立独立的管网企业最大的作用在于降低成本和提高效率。有利于缓解天然气局部供应紧张的问题,同时还更有利于上游和下游的市场化改革。尽管人们对管网企业成立后会导致新的垄断有所担心,但总体来说,国家做好相应的监管,新企业有多元化的股权结构,董事会内部可以相互制衡,优于原来的三大石油企业基于一体化建设而产生的垄断问题。”

 目标是解决行业痛点

 油气体制改革牵一发而动全身,国家对此非常审慎,是否成立独立的管网企业,何时成立独立的管网企业只是改革的一种手段,改革真正的目标是要解决行业的痛点。

 许江风强调:“尽快建设纵向长距离输送管道,借助俄气东线每年380亿方宝贵气源,抓紧谋划建设从黑河到三亚天然气管道南北主干线,只有这样才能确保南海气田气源和南方较高温度快速气化的LNG,通过南北主干线,在冬天高强度、大规模调配到华北、东北、西北等冬季采暖用气激增的北方,才能防止上述地区冬季天然气供应不足。”

 我国能源资源现状是多煤、贫油、少气,天然气大量依赖进口严重影响了国家天然气发展中长期规划,管网建设固然可以解决天然气输送难题,但广开气源才是解决提高天然气消费占比的症结。

 许江风认为,三大石油企业剥离了管道业务,可以把资金和精力更集中在勘探开发领域,找寻到更多的油气资源,这对我国低成本利用油气资源更为有利。

 但成立独立的企业能否真正解决我国油气管网建设能力不足的问题,徐博对此表示尚需观察。他认为,目前我国每年5000公里长距离油气管网建设的速度稳居世界第一,得益于当前上中下游一体化的运营模式,如果成立单独的管网企业,能否保证管网建设进度存在不确定性。因为根据媒体报道的方案,新的企业会吸纳一半的社会资本,对于投资巨大,回收周期又比较慢的管道建设来说,投资人可能不敢贸然决策投资兴建新的管道。因此,应从鼓励管道建设的角度出发,先从省级试点,再向全国推进,学习欧盟的经验更可靠。

 改革不是终点

 改革是对现有体制机制的扭转,让其朝着有利于产业发展的角度前进。

 实现绿色发展,需要开展的工作千头万绪,落实油气发展的中长期规划是其中重要的环节。管网建设、规划、运营统一仅仅是其中一个方面。持续推进储气库建设,让储气库发挥调峰作用也非常关键。

 许江风表示,管网企业成立后,储气库和接收站不需要进入管网企业,而应该留在油气企业。中央政府应出台政策鼓励储气库建设,长久储存的储气库垫底气应借助政府之手,由中央财政出资购买。在天然气价格较低的时候大规模买进储存,在天然气供应不足的时候再输送利用,不能局限于一两个国家购买气源,而是要与更多的国家合作,分担风险。

 成立独立的管网企业,国家是希翼做好监管工作,但仅仅成立管网企业,控制油气管输价格并不能解决所有问题。徐博认为,要想做好相关的监管工作,需要具备相应的技术人员、经营管理人员以及与互联网、物联网等技术相配合,需要掌握各管线的管输能力等多方面数据才能切实落实监管工作,否则,成立管网企业仍难以避免部分线路运营中存在暗箱操作的问题。

 徐博表示:“我国需要在法律层面规范行业的发展,价格如何制定、公平开放管网权限如何去做、管网独立运营的模式如何确定等各方面需要有法可依,只有这样才能避免政策实行中出现不利局面时,有必要的制裁措施。”

 管网独立是天然气市场化改革的关键环节,其独立后将实现无差别的基础设施服务。管道资产作为油气企业重要的资产,剥离出来确实需要勇气。不过彭建国认为,当前可能会出现一些股权划分、资产评估价格如何确定、新企业人员如何配备等细节的小问题,但总体来说,作为中央企业的三大石油企业,应该了解国家实施改革的目的和决心,相信未来不会影响改革步伐。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