沸腾的岁月(人物特写)

刘玉春在新安江生活的时间与电站同龄,50多年来乡音却没有改变。当他听到记者从自己家乡北京远道而来,兴奋地和记者唠着自己在什刹海边胡同里的旧事。


1955年,刚刚过完20岁生日的刘玉春从东北丰满水电局到北京去学习。“当时学的是水电机械施工,还有俄语,为去苏联学习做准备。”刘玉春回忆,“那时候国家真是一穷二白,学习的时候,大家都牢记一个口号——‘电力先行’。”


一年之后,刘玉春来到当时在建的苏联伊尔库茨克电站学习,“看到苏联电站的建设速度和机械设备,我心里那叫一个急啊。”刘玉春向记者比划着。


在苏联学成之后,被分到新安江水电站的刘玉春至今都还记得当年热火朝天的景象,“竹片垒成的墙,两边用灰一抹,再安上竹片编的门,就是宿舍。住进去没几天,房间里地上开始长草,有时甚至还长出了竹笋。早上起来穿鞋,脚还没进鞋,鞋窝里先蹦出个癞蛤蟆。”


头顶青天、脚踏荒滩、热火朝天、夜以继日地兴建我国第一座自己设计的大型水力发电站,这就是当时的真实写照。“那时候,工程党委隔一段时间就要提口号,像‘让高山低头,叫河水让路’。”刘玉春回忆到,“那时不用鼓劲也很有激情,工地上缺石料,民工干部一有空就去河滩上捡石头,水泥车一来就帮着去装卸。”


“那时候,我和爱人工作都忙,大儿子生下来之后没人照顾,小棉被一包,床头一扔,在他头顶上挂着个红气球,孩子哭醒了睡,睡醒了哭,能看见的就是这个红气球。后来他能爬了,大家怕他掉下床,用绳子把他捆在床上。每次下班看见孩子的头冲着门的方向,就又惭愧又心疼,大家上班的地方离家还不到一百米呢。”刘玉春眼中带着一丝歉意。


1960年4月22日,新安江第一台机组开始发电。刘玉春回忆起当时的情形,立即变得眉飞色舞:“当时还对外保密,可是大家不管,私下喝酒庆祝。这是我国第一座自行设计、自制设备、自行建造的电厂,你说大家能不喝酒庆祝吗?”(傅玥雯)


2018年9月29日 14:28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